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W蕙生活 >专访蔡英文:领导人不需要是最聪明的那一个,老觉得自己是,那就

专访蔡英文:领导人不需要是最聪明的那一个,老觉得自己是,那就

文/曾嬿卿

问:马总统曾表示,他遗憾年金改革没能成功,你认为他失败原因在哪里?

答:他的决策方式还是留在威权时代,毕竟他的政治训练、历练都是在威权时代养成的,执政者替人民做「就是这个决定了,大家一起来做」。他的决策模式都是:他做了决定,人民反弹,他就说「我们要加强文宣」,动员政府部门都去做文宣,人民再不接受的话,他就说「这是民粹」;他忘了在现代社会,大家都是利益相关者,绝大多数人都有足够的知识跟训练,来参与决策过程。

年金这件事情非同小可,每个人都想要养老,都想表达他自己的意见,你不让社会集体来参加,还按照威权体制说「政府替你做这个决定」。在民主政治里,每个政党虽然都有它基本政治理念与基本支持群众,但好的领导者会替全民着想,如果只受到基本支持群众影响,他的公信力会打折扣,这时候应是社会协商、政党坐下来好好谈的时候。

问:马总统曾经声望这幺高,现在却一事无成,你如何不重蹈覆辙?

答:执政準备要做好。我们真的花了很多时间在做执政準备,不是只有政策问题,对台湾民间的了解、人的想法,他们一天的生活跟遭遇,去做了解很重要。我也做过菁英式的官僚,关起门来看报告、看数字做决策,总缺乏人的感觉,当你去看了这幺多,跟这幺多人接触的时候,你做政策时,脑中总会浮现出这些人的影子,会想说这件事情做下去对这些人有什幺影响,那就是真实的感觉,你的政策会有温度的。

当你的政策有温度时,你的人民就比较会接受你的政策,很冷的天气给他一杯冰开水,他当然喝不下去,给他温开水,他就喝得下去。所以政策温度很重要,油电双涨的时机就是最坏的时机就可以了解了。

问:你怎幺看朱立伦这个对手?

答:我要强调一件事,政治这条路上绝对没有天才,很多都是靠历练靠观察,看你跟社会的观察是不是一样的?有没有差距?差距在哪里?对于朱立伦的观察,社会已经很多了,不是吗?

唉,朱立伦骂我模糊,他不知道当我模糊的时候,只是我表现我的教养与礼貌的时候。对对对,我应该讲「期待他是一个可敬的对手」,对不对?这是标準答案。

问:你的「小英式领导」是什幺?你展现出与过去几任总统不一样在哪里?

答:一个领导人不需要是最聪明、最有学问的那一个,老觉得自己是,那就糟了。领导人要有自己的意志,要有对人的感觉,要让每一人做他最擅长的事情,知人善任很重要,信任也很重要。他们常常就自己做起来了,你要信任他们,我也都埋单,你和你工作的团队要有信任基础,要放手让他们去做,领导人不可能三头六臂什幺都做。

我常逼他们做一件事,坐下来相互攻击一下,因为每个人的思考都有盲点,通常我攻击你的时候就是我準备要接受你意见的时候,其实我在帮你检查,他们有时以为我很凶很恼火,没有,我要用很凶的态度去测试他对他自己的信心强度,问完以后我那狰狞的面孔当然就收回来了。

对待被你领导的人,你要要求很严,因为他们做的事情都会影响到这个国家,不能出任何差错,所以有人出差错被我念的时候,我当然很生气,但是我同时要他在脑袋里记住,下一次不能再犯错了。但是,犯错我们集体负责。



相关推荐